拳拳赤子心 耿耿师者情——记金牌娱乐“万人计划”教学名师入选者高夯教授

  “就是玩儿!数学就是这么探索着玩儿嘛!”
  一堂《人文数学》课罢,凑上高老师身前求解问题的她听到最后这句如孩子一般的笑言,也不禁开怀:“老师,没事儿!我回去接着做,说不定就做出来了呢!”  
  《人文数学》是高夯老师至今仍坚持为非数学专业学生所开设并主讲的一门本科生课程。像大多数人文学科专业的学生一样,数学曾是她多年的梦魇。但在不知不觉中,跟随着高夯老师,她早已敢于伸手去摘下那梦的面具,怀着如幼时寻宝的心情,她已开始尝试探寻数学之美。曾经视数学如洪水猛兽的她,如今竟只觉沉浸其中:“课堂上高老师总是不断向同学们发问,一个问题接着一个问题。他爱数学也“玩”数学,像个老顽童,让这门枯燥的课变得生动起来,你哪怕似懂非懂,也仍然会跟着他去认真思考。”  
  或许正是总和少年人一起的缘故,岁月并未尽抹高夯老师的顽童心性,他的课堂也往往是带着一股赤子的清爽气与活泼感的。数符奇幻,笔走莫测,三尺讲台之上,奇妙的世界在他的手下徐徐展开。高老师从不居高以常识的权威逼视他的学生,而是来到学生们的中间,“看着学生的脸去讲,像和学生聊天似的去上课”,与学生们一同游戏数学。像春风和煦,在常识的宇宙里,何处花开,何处海止,何处暖阳高照,他悉数道来,润物细无声,三十余年春秋暗度,海雨天风也从未间断。而同学们也总是齐齐整整地坐在课桌前,听课之外,时而为高老师“徒手画圆”的好功夫欢呼惊叹,时而也会调皮故意调侃挑剔高老师本就没毛病的普通话读音。面对学生们有时甚至有些“不知深浅”的玩笑,高老师却也不恼,总是笑意盈盈,叫人不禁好奇:当他望向少年人明澈的眼时,是否也望见了那个求学时代的青葱赤子?  
  遥忆四十年前的高夯老师,一定与他后来所教授过的每一位青年学子别无一二,一定也还带着少年人风发的意气。七十年代,徐迟的一篇《哥德巴赫猜想》呼唤着新时期之于人的价值、科学与常识的敬重,也鼓舞高老师登上了数学这艘战船,来到师大。彼时,师大图书馆还只是个地基,去往数学系所在的老教学楼的那条路还是条土路,高老师与同窗们,也还住在老一舍半地下的十一人寝。生命艰辛而匆忙,似渴水的旅人,他向往着似海的常识与无限的未来,在师大的荒田孤楼里孜孜不倦、戴月披星。一步一步,他从课桌走向讲台,从当初纯粹的学习者成为后来的传道授业解惑者。
  1996年,其时已颇有成就的他仍孜孜以求,在一次学术活动中,他躬身向年长他二十岁的北师大严士健教授虚心求教:如何才能成为一名优秀的数学教师?严教授笑了,只回答了两句话:“一是要真会,二是要有教的意识。”高老师听罢并未多言,但却真真切切地将这两句话铭记于心。这一记,便是半生。从教三十余年来,高老师从关注教的常识,到关注教的艺术,再到真正关注学生,他从不做北地悭吝的雨,而是倾身相授,毫无保留,“以学定教,以生为本”,希翼着再多启迪哪怕只是一位门生,再多看到哪怕只是一位学子的自我成长。他一直都是最好的老师,好到让人有些时候都忘了他是学者。他经常会和学生聊天,不论多么繁忙与疲惫,也总是以饱满的精神为学生讲授每一堂课,每天课前至少提前十分钟到达课堂。“课比天大。”高老师曾在课上这样说道。他几乎以学校为家,甚至养成了早7点上班、晚7点下班、周末不休息的工作习惯。
  高老师曾笑着说,东北师大的故事就是如何当老师的故事。老师的故事从来都少不了学生的出现。在高老师的故事中,便全是学生的身影。执教育人三十余年来,高老师始终以教学为中心,像一颗不知疲倦的行星,围着学生连轴旋转,而学生们亦心心相印,也时常簇拥在高老师身边。历来从教严谨的他曾经破例为一位专科学生打下了一次满分成绩,不曾想这竟鼓舞了这位学生学业不辍,精进不已,最终跨专业考研读博成为了他的门下弟子,成长至今,终与他并肩为师。高老师与学生如同相互观照的灯,点亮着彼此的夜:他的一门课程反复讲过五年、十年、又八年,一本专著竟也因此随之汲取学生的力量,不断修改、丰满、完善——一部《高观点下的中学数学》,自1996年课程开课起始组稿、修订,至今已有三版。高老师又何尝能想到,那个每次晚间九点课罢,总愿意和自己一同走走聊聊、送自己回宿舍的质朴青年在毕业回到家乡之后一年多,还会托人跨山走海,为自己捎来了一包远自青海的枸杞。高老师从未想过要求学生什么,他从来只如春风般栽下常识、爱与希翼的种子,但不奢求抬眼就能望见秋天的果。他只愿门下桃李步步康健,株株茁壮。学生也只是予他一颗同样炽热的真心,予他接连迸发的灵感,予他自我成长的精彩,予他一包小小的枸杞,予他异地他乡追赶而上的一句贴心问候,予他运笔含情写下的一篇《感觉先生》,予他长久的惦念、难言的感恩与连绵的师生情谊。
  “东北师大所有的学生都是我的学生。给学生上课,既是我的乐趣,也是我的责任。”高老师如是说。他期待着莘莘学子终成栋梁,既致力为基础教育事业添砖加瓦,也寄意为国家的科技未来锦上添花。“用我的一点微薄之力如果能让一个同学成长起来,将来做一个院士,那我也算为国家的科学事业做出了一点贡献。”透过高老师的眸光,你能看到一位师者为学的严谨与固执,一位学者为师的坚守与担当,炯炯闪光。
  “到了我这个年纪,已经无所求了!”高老师这样说道,“我现在的工作方式就是我的生活方式。”他捧着一颗赤子之心,眼底微笑不减,蕴着春风阳光静湖水,蕴着他对师大、对学生、对教育客观的爱与柔情,蕴着他三十余年为师为学的真诚、宁静与豁达,也蕴着他从始至终自发自觉的光和热。俗尘渺渺,天意茫茫,数十年来他沾过人间水,寻找有时,失落有时,栽种有时,也收成有时,如今身体康健,家人安定,夫复何求。“唯一希翼的是自己还能被需要。” 高老师说。

  • 主题策划信息化办
  • 时间2018.06.19
  • 文字/采访吴心颖
  • 图片/摄影郑棋方
  • 引导教师杜昕璇
  • 审核邹云龙、吕春宇
  • 编辑张轩维
  • 投 稿
  • 信息化管理与规划办公室
  • 党委宣传部
    文学院
    传媒科学学院
    美术学院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